【宜嘉】曲解性恋爱(上)

沙雕系列2

很久以前的存稿

我发誓这次再写到五千以上我就是猪

 

 

 

曲解性恋爱

 

 

0.

王嘉尔在接连吃了一个月的芝士加餐下午茶后,收获了噌噌上涨的体重和一颗耗死肥宅的心。

他很幽怨猫在沙发角落把芝士脆片啃得嘎嘣作响,边啃边回忆,遥想当年我王杰森也是“天上人间”顶顶有名的夜店小王子,穿着渔网衣往迪厅里一站,想泡他的男男女女能从市中心到西郊区排成一列纵队。

那身材,要胸肌有胸肌,要屁股有屁股,就连那一手能揽的小蛮腰上都长了满满六块腹肌,很可惜现在连沟壑都快被他的金主用无数顿下午茶填平了。

 

这像话吗?!

王嘉尔愤愤不平得咬了口芝士披萨:这像什么话!

 

 

“人都是会变的嘛,”段老板如是说。“原来是只嚣张跋扈玩儿感情的小豹子,后来被宠成只野猫,我看离发展成家猫也不远了。”

 

“一回生二回熟,感情都是喂出来的。”

 

 

 

 

1.

段宜恩第一次见到王嘉尔,在那堆莺莺燕燕中一眼相中了那个人的照片。

不像那种赚惯男人钱的小野模有细细瘦瘦比女人还漂亮的脸蛋和瘦削身材,王嘉尔有肌肉,他身上那种锻练过分的油腻感,线条漂亮圆润恰到好处,肩膀宽阔,腰身纤细。包裹在牛仔裤里的臀部有一个好看的弧形。

 

照片是金有谦去clubbing时顺手拍给他的,拍得很随意,角度很直男,却掩盖不住本人的惊艳气质。

王嘉尔在舞池的中央,穿着酒红色敞开领口的衬衫,单手打碟,另一只手的双指之间夹了一根烟。蓝紫交错的霓虹打在他身上,仿佛隐匿在夜色中沾染了烟火气的黑豹。

 

 

段宜恩当即挑出那张照片讲,“这男人我很对眼。”

 

“哥你就算了吧。”金有谦嗅到八卦的气息,伺机插话,“包个小明星不好吗,包个小模特不好吗,正正经经谈个恋爱不好吗,非要搞“天上人间”里面的人。”

“而且这人出了名的难搞,连朴经理以前约过他都没钓上。”这捡来的便宜弟弟还给他泼冷水,“像哥这样的母胎solo肯定没希望的。”

 

段-年度杰出青年企业家-玉树临风一表人才-宜恩好像被刺到了痛处,盯着扬州大菠萝的眼神都带了凌厉的刀片。金有谦浑身一抖,毛骨悚然,十几年兄弟情的经验告诉他要挨揍,于是在哥哥如狼如虎的目光下讪笑着后退几步,“啊啊啊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大哥,我知道大哥头脑聪慧外表英俊只要大哥一出手从未有过败绩从来都手到擒来,大哥只不过太忙了没有时间谈恋爱要是您认真起来别说一个夜店男模就算同时泡十个都不在话下总之绝对没有说哥是母胎solo的意思啊!”

 

“我不是母胎solo,”段宜恩深以为然地自言自语道,“我只是为公司鞠躬尽瘁尽心尽力没有时间谈恋爱而已。现在公司已经脱离了金融危机正在逐步向前,所以我有空余时间……”

 

“总之我不是母胎solo。”他再次强调。

 

 

 

 

2.

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的逼数还是要有的。

作为身家万亿的段氏集团董事长、连续四年被评为青年企业家、外貌出众举止得体的黄金单身汉钻石王老五,段宜恩先生——

 

是个母胎solo

 

西装革履不言苟笑的皮囊下,藏着一颗连牵手都会小鹿乱撞的心?

 

虽然很魔幻羞耻,但是这他妈的十分现实。段宜恩二十九年的人生致力于在各种竞赛中争当第一,大到商圈竞标小到公司员工运动会的四百米接力跑他都怀揣着“只有我第一和我不参加两种可能”。对一切突发状况都能应对妥当,永远有数不清的后备计划也是他的人生信条之一。

 

这样方方面面都优秀到无可挑剔的段董事长,唯独对“谈恋爱”这种事毫无经验,前几年刚刚被委任的时候各种名媛小姐的暧昧示好一打接一打,可惜都打不动段宜恩这根实心大木头,不是没反应,就是嫌人家女生太烦,久而久之身边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风,而段总本人也被周边情侣狗们孤立成一朵可望不可即的高岭之花。

 

夜生活丰富的混账弟弟逮住机会就嘲笑他。段宜恩虽然揍弟技术高超但还是不堪其扰,正好公司刚刚结束一个大项目,借这段空闲时间他决定好好谈次恋爱摆脱母胎solo,好把嚣张上天的金菠萝一脚踩进土里。

 

 

那么问题来了。

作为一个从出生到现在单身至今的五好青年,想要谈恋爱,肯定要参考一下先辈的经验。

段总裁注重体面,野心又强,打死都不愿意张口直接问,只好在饭局上暗中观察。

今天王经理带了个小明星,明天朱老板约来蹦迪认识的小模特助兴,多年狗友朴珍荣更是嚣张跋扈,直接把迪厅里中意的DJ带过来玩,高高瘦瘦眉清目秀的男人,眼皮边缘有两颗不太明显的小痣,从骨子里透出沉郁的气质。

 

朴珍荣揽着那男人的腰介绍,这人我男朋友,林在范。

 

段宜恩知道朴珍荣就好这一口,原本连抬起眼皮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突然听到“男朋友”三个字从好友嘴巴里蹦出来,他发了还几秒愣,还以为自己幻听了。

 

“挺好的。”朴珍荣在他质疑的目光下面不改色,“我们这种人交个男女朋友挺好的,总该有人来管管你的嘛。”

 

“我知道虽然马克你还是母胎——”

 

“我不是我没有母胎solo是什么东西听都没听说过。”段宜恩飞快地把问题卡死,假装没看见朴珍荣豪不掩饰地翻白眼。“作为全市排名第一钻石段位单身汉我难道还要担心这种感情问题吗?”

 

“我就……我就帮一个朋友问问,你是怎么追到人的,还有啊,”总裁心虚地轻咳一声,为自己松了松领带,“你跟这位相处的时候……都做点什么。”

 

哦莫,这下朴理事长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空气禁止了好几秒。小明星小模特腿上坐的经理们面面相觑,冷汗都下来了,深怕回答不对被总裁用宝格丽领针拍死在酒桌上。

算来算去,果然也只有朴理事长不怕他。

 

经理们看见朴珍荣组织了两秒语言,英俊逼人的脸上浮现出微妙的笑容,这熟悉的味道,是要搞事的味道。

只见朴珍荣一把收紧了揽着林在范的那只手,让林在范靠着他的腿坐下,那只手向下一挪,在男人屁股上掐了一把。“我跟我们家JB就是clubbing认识的啊,第一面很对眼,当晚就开房去结果更对眼了,追人有什么难,买房给他住,买车给他兜风,去酒局都带着他,定期给他卡里打钱,就这么简单。”

他的手继续在林在范身上搞小动作,那男人也不害羞,依旧一副淡然的表情随便朴珍荣折腾。

“把人追到手以后做什么嘛…….”朴理事长脸上的笑容更深了。

 

“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说做什么。”

 

 

 

一众经理听完他的话简直要昏倒。

这是谈恋爱吗?麻烦您搞清楚谈恋爱和包养的区别好不好,总裁慧眼识珠勇武过人判断力超强怎么会连你这种玩笑话都听不出来?您他妈这么出挑真的不会被总裁打死吗?我们段总可是十岁就跆拳道黑带了啊!

 

……

 

欸稍等一下,总裁你这个若有所思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3.

当他攥着金有谦给他的电话号码和迪厅地址站在“天上人间”香气飘飘的大门口时冷不防想起了弟弟那个微妙的笑容,离上一次他这么笑已经有些年代了,然而一丝熟悉感还是扑面而来——段宜恩十五岁那年还在上国中的时候把班花送的情书当废纸用于数学作业打草稿,当他脸上带着班花的巴掌印面无表情得站在金有谦面前并且对班花的突然发神经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那便宜弟弟脸上就挂了这种似笑非笑的表情,十分傻逼,十分欠揍。

每次他用这种表情看自己段宜恩就知觉要倒霉。

 

不过为了尽快谈上恋爱,摆脱母胎solo,双商在线(?)的段总直接果断得抬脚往“天上人间”里走,脚步自带杀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来搞拆迁的。

 

 

攥着金有谦给的照片,王嘉尔还是很好找的,毕竟颜值身材扛在那里,成了一道别的小野模无法逾越的高山。

他带着一个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段宜恩只能通过侧脸挺翘的鼻梁与下颚有力的线条判断出哪个是他。王嘉尔穿着宽大的外套与牛仔裤,歪斜而随意的立着,仿佛浑身的着力点都在脚掌边缘,下一秒就能歪倒向一边,纵然这样他依然是全场的焦点,男人女人的目光都黏在他身上,当段宜恩走进人群时他听到他们在低声说着——

 

“快看啊,猎豹要跳舞了。”

“天呐上一次他跳舞还在去年。”

……

“等会儿他过来的时候我一定要把纸币塞进他的裤裆。”

……

 

 

段宜恩往舞池中心缓步走去。

不知是他周身散发的气场太过强大还是卡地亚钻表太过刺眼,人群默默移动,为他打开了一条道路。

段宜恩走王嘉尔身边,看那个男人摘下鸭舌帽,露出一双圆滚滚湿漉漉的大眼睛。眼睛太大难免显得无辜,目光扫过他的宝格丽皮鞋微微一怔,随即含满了暧昧与试探。

他迎上去,用臂弯勾住段宜恩的脖子,贴着他的腰腹一边跳顶胯舞一边甜笑着问,“先生有什么事吗?”

 

 

“你不要跳了。”

 

“啊?”

 

“以后别跳了。”段宜恩揽住他的腰,顺手把一张银行卡塞进了小猎豹紧身裤的口袋。动作不要太自然。

 

 

 

 

 

 

王嘉尔就他妈的很懵逼。

追他的人能从郊区到市中心排成一列纵队是没错,上来就掏卡的他还是人生第一次见。他一边摸着兜里那张无上限黑卡一边懵一边打量眼前的男人,头发梳成浪奔,身形高挑瘦削,西装得体,手腕上的卡地亚带钻表可能要五后面加五个零。

 

王嘉尔自认是个很肤浅的财迷,打量人的第一步往往从衣着品味开始,这人一身低调奢华的名牌无死角透露着老子有钱又有品,小猎豹很满意,这才把目光放到来人的脸上。

 



只看一眼他就爆蘩操了,完全的、百分之一百的对他口味的那种长相,鼻梁高挺,颧骨分明,乍一眼很清秀,凑近了看就有一种雕塑般的凌厉,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自己的眼神有点呆。

 

王嘉尔总结了一下,是那种有资格让他倒贴的长相,何况现在的情况好像还不用他倒贴。

 

于是夜店小甜心勾着人家脖子又挂到段宜恩身上,冲他的脖子呼气,一边在他耳边嗲里嗲气,“提前告诉你哦,开房不是Ritz-Carlton那种级别我不住的,我怕床垫烙得屁股疼。”

 

“我送一栋给你。”段宜恩单手插西装口袋,面不改色。

 

 

绝杀。

 

 



于是天上人间所有兴致勃勃想看猎豹跳舞的蹦迪玩家眼睁睁得看着王嘉尔像只家猫一样挽住段宜恩的手臂边走边甜笑Daddy我们走吧。

 

——他们的夜店小王子就这样被阔佬拐跑了?!

 

 


 

 

此时的王嘉尔殊不知两个月后他会跑回天上人间跟他的历任前女友甚至金主们抱怨:

段宜恩他脑子有毛病。他把我当猪养,给我买房买车买衣服,他就是不睡我。

 


这处男居然想跟老子谈恋爱?!

 

 

TBC.


评论(26)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