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哈】特工们的恋爱时间 2

--不定期更新

上一章

 

 

 

 

干姜水给的储存盘正反面分别有两个指纹按钮,一蓝一红。

“蓝色那个,划重点艾格西。蓝色那个是病毒激活按钮,把储存盘接到T的电脑上然后按蓝色的按钮,五十秒后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打破系统防御开始拷贝了。”干姜水严肃地指导道。

“那红色的呢?”

“红色的是录音播放按钮,其实没什么用的,只要储存盘里没有别的东西按了也无所谓。”姜汁小姐耸耸肩一笔带过。

说的人不在意,听者自然也不会留心。

 

 

 

 

特工们的恋爱时间   2

 

 

 

 

梅林在八点钟准时把任务内容传输到眼镜里。是关于一个嚣张的犯罪团伙,近两个月在布里斯托、爱丁堡、利物浦等城市多处城市的教堂、图书馆甚至明星演唱会上玩爆破。

“一个罪犯连锁店,”梅林光秃秃的脑袋出现在艾格西的眼睛屏幕上,他的眼睛被浓密的黑眼圈包裹,一看就是彻夜未眠的模样。

“这帮人用的武器装备,反追踪系统,黑客系统和爆破装备都非常高端,总之安检完全没用,作案手段很高明,善后处理也很好,但很奇怪的一点是——”梅林掐着鼻梁骨沉思一会儿。“在图书馆,教堂,甚至演唱会这种人流众多的地方爆破,伤亡人数却微乎其微。”

 

“没有伦敦。”哈利提醒道。“既然攻击的都是一级城市,那么为什么没有伦敦。”

 

“事实上跟伦敦也脱不了干系。”梅林退出屏幕,两位特工眼镜的界面上出现一组信息和照片。“我们的无人机经过半个月的追踪,找到了前几个案件中高频出现的罪犯,就在昨天,无人机拍摄到他出现在伦敦。”

 

很快眼镜上出现了一组照片,一个穿西装的男人微笑着走向家门口拿报纸,送报纸工戴着压得很低的鸭舌帽,把周一新鲜出炉的报纸递到男人手上。

“汤德,政界新崭露头角的政客,现在简称T。和T接头的报纸工在多起案件中被无人机拍摄,可能是集团的高级成员。”梅林把录音输入艾格西的眼镜,两位照片主角的对话也曝光在艾格西的耳中。

“前几次不痛不痒的犯罪行为如果只是餐前点心的话,那么这次估计会给我们来个大惊喜,而伦敦百分之百将是下一个目标。”干姜水不知什么时候加入了他们的对话。

“两位加拉哈德,总部委托你们能去调查一下T的私密设备,求证他跟集团是否有合作关系以便获得更多犯罪证据。”

“往简单了说,”干姜水扶正下滑的眼镜框。

“我需要你们在T的书房装针孔摄像头,以及拷贝他私人电脑里的全部信息。”

 

 

 

其实这对两名素质良好(也许?)的皇家特工来说并不算什么很艰巨的任务。凭借Kingsman的高科技装备和过硬的身体素质潜入政客T戒备森严的豪宅安装摄像头,打开保险箱拷贝信息并全身而退,看似非常简单。

 

“这根本不用两个特工,”艾格西毫不在意的笑了两声,哈利就在他旁边,年轻人当着导师的面有意想表现一番,“不用劳烦哈利,我一个人就能完成。”

他的导师脱掉毛衣换上得体又奢华的西装,手里正捏着一条湖蓝色领带,听到这句话他不动声色的瞟了艾格西一眼又闷头继续挑选领带。湖蓝色的好还是香槟色的好,绅士切忌优柔寡断。

 

“T的保镖涉及雇佣兵,单凭你一个人没办法应付。”干姜水挤在眼镜屏幕上露出经典美式友善微笑,毫不客气地否决了他独行侠的想法。

“据调查T的私人电脑设有口令销毁装置,防御完善到Kingsman的电脑专家也无法破解。还记得我给你的存储盘吗,你必须把存储盘里的病毒手动输入电脑,这样我才有机会获取电脑里的信息。”

 

“据悉保险柜明天中午T要参见晚宴,他的私人秘书有两个小时的空闲时间在二十五号咖啡馆。”

“私人秘书,一个女性!”姜汁特工诡异地笑起来,“三十五岁的女性遇到年轻活力的男孩总是会散发出母性的光辉。还记得五十五套告白方案吗,艾格西?”

男孩窘迫一笑。

 

“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年轻人!”

 

 

 

 

 

 

 

 

“梅林和干姜水让我去勾引那个女秘书。”

艾格西切断眼镜通话,很显然他对两位后勤的提议感受到深切的不安。他想起处理波比毒品案时和查理的前女友套近乎,好吧,他该承认那感觉真不赖,可说实话他并不喜欢。

 

肉体上短暂的欢愉比不过沐浴在昏黄而温暖的夕阳下,跟哈利坐在靠近落地窗的餐椅上享受红茶。老绅士用从容地动作托起茶具,另一只手随意的翻动躺在膝盖上的书本,纸张摩擦的莎莎声总使人昏昏欲睡,年轻人百无聊赖地拖着下巴看窗外,嘴里叼着的可乐吸管仿佛一根蒲公英草秆。

落地窗外是狭长广阔的天穹,薄纱一样橘红的霞光严密地填满艾格西的脑袋和胸腔。坦诚的说,和哈利一起消耗的所有光阴,无论是做什么都不会叫他感到无趣。

但如果更近一步呢?对哈利更加坦诚,比拥抱更加亲密。

 

艾格西觉得自己最近越来越不正常,就如干姜水说的,工作时间总喜欢对他的导师胡思乱想。有时间一定要干姜水好好讨论一下,没准这是心理问题,比如和蒂尔德分手引发的失恋后遗症?

 

 

“短时间内吸引女性也算特工的基本素养之一,没必要很担心。”哈利玩味地走过来,他把湖蓝色的领带递给艾格西,解开他滑稽的领结,开始顺其自然地为他打领带。

“你拿到密码以后,我帮忙解决外面的雇佣兵保镖,然后你拷贝资料,我负责装摄像头。”

 

小加拉哈德乖乖点头,想到早晨的拥抱,他开始对自己的无礼懊恼起来,哈利最讨厌无知又粗鲁的人,这两点他又恰恰符合。真该死,他们靠得太近了,这样的距离,哈利的皱纹,嘴角的颜色,带着一点光晕的睫毛,每一根棕色的柔软的头发都能够被他清清楚楚地看见。

太清楚了,艾格西恍惚起来。爸爸过世之后,他见过他妈妈为很多男人打领带,廉价领带被女人系在脖子上,布料相擦带来不一样的满足,寡妇的男友们,享受这种待遇也许理所应当…….

 

 

“你给很多人都这样打领带?”艾格西把这话脱口而出,然后他蠢得想给自己一耳光。

此时哈利完成一个无可挑剔的领带的最后一项工序,听到这话扬起眉毛。

“喔?这可是个奇怪的问题。”他说。

好在哈利的模样并不像生气,反而有种比平时心情更好的感觉。

“我都没给梅林记过领带,你觉得呢?”他意味深长地松开艾格西的领口,摆摆手走向武器库。

 

感谢上帝,艾格西想,没有人看见他现在的样子,否则免不了跟龙舌兰来场男人之间的骂战,天知道他的脸颊刚才经历了一场熊熊烈火。

 

 

 

 

 

 

艾格西前天把储存盘里的《五十五套完美告白方案》翻来覆去看了十多遍,如何变成一个有吸引力的男人,如何第一时间引起女人注意,如何与少女相处,如何勾引已婚妇女(鬼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他头昏眼花,脑袋里塞进无数不同场合使用的情话。

如若哈利来教效果一定比现在好,哈利是天生的老师,从前他教艾格西英国上流社会餐桌礼仪,艾格西现在都能逐字逐句的背出来。

 

事实证明小加拉哈德是个挑剔老师的人,不然就是他的学习能力太慢,总之当两位特工跟踪这位暂时保管电脑的秘书来到咖啡馆试图制造“偶遇”的时候,艾格西的脑子像淋过雨的枪膛,彻底的,没有一丝回转余地的卡壳了。

面对秘书小姐鲜红的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他努力做出青涩的样子去搭讪(事实上他本就青涩),可无论艾格西怎样努力想散发个人魅力,女秘书一直露出冷淡的近乎有些不耐烦的表情。

“估算错误,”梅林没好气的声音通过眼睛传达到少年的耳朵里,“我说过艾格西不适合做这行。”

“不是所有三十五岁的女人遇到毛头小子都愿意散发母性。”干姜水反驳。

“看来这位秘书女士喜欢的是成熟男士。”得出这样的结论,后勤特工发出下一道指令,“小骑士先休息一忽儿,老加拉哈德去试试吧。

还没等艾格西反应过来,他手腕上端着的咖啡突然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猛然一推,滚烫的咖啡刹那间被秘书女士雪白的西装裙吸收得一干二净,赶在秘书女士大发雷霆之前,温文尔雅的老牌绅士拿着湿毛巾从天而降,哈利用几个英式玩笑恰到好处为艾格西解了围。果不其然,秘书小姐的注意力完全被哈利所吸引。

 

艾格西留到咖啡馆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死死盯着哈利,盯着他笑,皱眉,故作惊讶的肢体动作。秘书女士拖着下巴很是露骨得瞧他,两人不知又说了什么或者打了赌,女人笑得像秋风里的麦秆那样左摇右晃,他们交换了手机,女人甚至还抚摸了哈利眼睛上的伤口。

 

艾格西注视着正在任务中的老牌特工,他的内心突然涌动起一股怪异的情绪,具体不得而知,反正绝不是高兴。

他怎么能叫别人随便摸自己坏掉的那只眼睛!艾格西出奇的愤怒,很快他又像被刺了一针的河豚漏气那样一蹶不振起来。小加拉哈德和老加拉哈德之间果然横隔了一千个梅林的距离。

 

要什么时候才能与哈利比肩而行啊,艾格西边发呆边连连叹气,搞得周围和咖啡的人都被他的情绪所感染而侧目纷纷。

 

 

 

不知纠结了多久,直到哈利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赶快走,密码到手了。”他拿防弹伞伞柄自在地敲打着木质地板很放松得说。

 

“才十五分钟,你是怎么做到的。”艾格西大为惊奇。

哈利指了指手腕上的Kingsman特制手表,“我们交换了推特地址,所以我拿到了她的手机,别忘了特工手表自带黑客系统。”

 

 

年轻人失落地站起身,一言不发向咖啡馆外走去,像只情绪低落的小狗。

“你在生气?就因为我抢了你任务对象?”哈利在他背后发问,语调比以往都要卷翘柔软,他几乎能想象这老家伙在憋笑的样子。

 

艾格西像被箭镞扎中了一样顿在原地几秒钟,他哼了一声,走得更快了,怎么收都收不住。

确实是生气,可是为了哈利很别人聊天而生气这种荒诞的理由,怎么说都不正常吧。

 

 

小骑士很郁闷得想,这果然还是心里问题......

 

 

 

TBC.




梅林:老子做错了啥你要拿我作比较!

评论(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