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铁/铁船】夜莺与玫瑰(意识流/AC paro/极短完)

•cp自由心证
•继续AC paro其实是懒得搞世界观设定了(良心扭曲.gif
•The heart was made to be broken.

•本文是@有一条鱼干 再一次投喂,感谢这傻逼



夜莺与玫瑰




夜莺说,我要为玫瑰颂一首歌,从清晨到黄昏。




那血是红的,温热的喷洒开来,然后顺着袖剑上地凹槽被放出来,一滴一滴淌到地上。威廉的手很稳,丝毫没有抖,他从怀里扯出一块雪白的领巾从伤口上抹过,却被杰克斯派洛捉住了手。


“过来一点,过来一点。”杰克说,以一种威廉无从挣脱的力道攥紧了手指,“你不会希望我最后的遗言是一句傻兮兮的‘Oops’吧?”


如果不是确信任务已经完成,威廉几乎要以为自己失手了,他挥出第二剑,精准地穿过杰克的心脏,感受到那颗运动着的器官暂停了一秒或两秒后剧烈地抽搐起来。他依言靠近了几步在杰克身边蹲下,随后被硬拽着领子压下身,一个血腥气十足的吻落在嘴角。


杰克斯派洛嘶哑着嗓子,让空气窜进他已经被割开的喉管又从口腔里流淌出来,血淋淋地质问:“刺客也有心吗?”
威廉特纳瞪大眼睛,甚至忘记揩掉嘴角的血沫和脖子上被蹭出的指痕,他轻轻地碰了碰杰克的胸口,试图从鲜血的余温上推测那层皮肉下面的器官曾经是怎样欢跃地跳动––––但杰克斯派洛死了,就只能衬得伤口和那一滩血有多么红的刺眼。


他握着怀表思考了一会回答:“圣诞快乐,我很喜欢你的礼物。”









咕噜,咕噜,咕噜。水下冒出一串气泡,但威廉特纳不为所动,他板着脸,一边把手下的那颗脑袋按向桶中。
监牢里的烛光明明灭灭,隔壁间的疯子尖声嚎叫,威廉又等了一会才提起那个气息奄奄的人,把他丢在潮湿发霉的稻草堆里。
“我不应该来的。”他说,“但是‘他们’绝对想不到你已经做到了‘他们’追逐了几个世纪的事情。”


杰克呕出一口水,大口呼吸着监牢里发臭的空气,威廉走近他,蹲下身,用近乎温柔的耳语询问:“你把‘它’藏在哪儿了?”
海盗睁开眼睛,甚至有心情微笑一下:“你猜?”
“有些时候你的心确实会给你指路,但是大部分时候有两件东西总是盲目的––––”


“嘘……我没心情和你玩这个游戏,杰克。”威廉帮他擦去额头上的水珠,然后站起来。


“––––只有我是盲目的。”
他顿了一会又说,“圣诞节快乐。”

The truth is rarely pure and never simple.








两段记忆在他的脑海里翻搅,就像航船触礁的一瞬间,骨架崩塌、桅杆倒坠,海面上形成的巨大漩涡来回撕扯着他的身体,将他从一个浪头抛掷到另一个浪头。


“我……”他想要说什么,张口却只蹦出无意义的单词,“我……”


袖剑滑镗出鞘,尖锐的小刀割开皮肤和肌肉,铁器在骨骼之间细碎的磨擦,血液轻巧的顺着什么东西淌出来。
威廉特纳听见心脏跳动的声音,鹰眼视角下天空晦涩不明,他抬手捂住了胸口。


“William Turner?”


威廉大口喘气,他蜷起身子,又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怀表从领口滑出来,他看了一眼又把它塞回领子里,尽力理顺呼吸。

“是的,我是。”


Please give me your heart and live with me…The world is so cruel and I'm afraid.








“那些老头子总以为有了苹果之后就能实现所有愿望,根本就是扯淡。”
“什么?苹果有这功效?大导师从来没提过。”
“我觉得你说的苹果和我说的不是同一个……算了。跟你说实话,它只会把你变得疯疯癫癫的。”
“为什么说的跟你用过似的?”
“为什么说的跟你就那么确定我没用过似的?”







刺客离开了,在阴暗的木板房里留下老鼠飒飒窜过的窸窣声。血泊里的那个人抬起手臂,捉住一只凑过来试图撕扯他外套的瘦削老鼠。

“I know,I know…”
杰克哑着嗓子笑了两声,他用力掐死了那只畜生,欣赏了一会它挂在嘴边的细长舌头以及口齿间泛着白沫、眼珠暴突充血的模样后把它随手甩到一边。

“The world"s sorrow too heavy for one heart to suffer.”



FIN.









就是刺客内部要找伊甸苹果,从航海时代的will开始就被下了命令,jack的罗盘就是苹果的碎片,有了罗盘就能找到苹果的真正方位,will本来应该杀了jack的但是他发现jack已经受了苹果的诅咒不死(信我ac并没有这个设定,这是二设,但是苹果会让人疯狂是真的,因为它的知识无穷无尽,是不是有一丝丝像沙之书?)所以他并没有真的杀jack(我指航海时代)就只是把他泡水桶而已(。
“我杀了我认识的jack sparrow”这样的感觉
jack说的那个像谜语一样的东西也是警告,罗盘是苹果的碎片,会指明你心中所希望的,也会诱惑你让你从此“盲目”的成为它的奴隶
同时也是表白?两样东西总是盲目:Hatred and Love。
“只有我是盲目的”
所以请自由臆断哪一边(
工革时期的话will是真的杀了jack,这个时间线他们只能说是普通朋友打引号的那种因为will一开始就是为了任务去接近jack
jack是从航海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知道will的任务but苹果罗盘已经把他变的疯癫癫的了
以及他送给will的怀表就是罗盘(
就等着等到will知道刺客兄弟会内部导师以及其他长老的truth之后一怒之下带着罗盘去找苹果呢(
毕竟The world"s sorrow too heavy for one heart to suffer年轻人还是too naive.

评论(5)

热度(54)